不管是地球还是潘多拉

日期:2019-09-18编辑作者:影视影评

想象在艺术家的头脑中展开,化作从未发生的存在。艺术家想着想着——我要把它呈现出来。

科技真是进步神速,大导演卡梅隆的信心很有道理,他等了8年,做了4年,把星球大战和侏罗纪公园狠狠一个嘴巴抽回历史,再也不敢以科幻的面目露头;他让全体观众变成散光近视老花眼,心甘情愿地带上眼镜;他把蓝光家庭影院变成视听小儿科,让资本家慌忙不迭地掏腰包添置3D影院设备;他义无反顾地与未来并肩奔跑,过去纷纷在这奔跑中被迅速地抛入历史遗忘的长河,即便在他那些里程碑式的科幻大片中,过去总是能讨巧地战胜未来。

在宇宙的舞台里,不管是地球还是潘多拉,都不过如路人甲与路人乙的擦肩而过一般,在时间长河中经不起上帝的一瞥。而在这个上帝云集的世界里,眼镜后面的交错神经发生了怎样的化学奇迹我们无从得知,只能在唏嘘中看见一个票房奇迹。

西方的某个大银幕前,掌声响起。一个眼镜在想,潘多拉太美了,如果有来生,我愿意在那里生活,我愿意与杰克一起并肩战斗,反抗贪婪的外星地球人;另一个眼镜在想,如果地球真的完蛋了,我们能找到一个像潘多拉一样的星球吗?又一个眼镜在想,我们的远古也是这样的吧,我到底更愿意活在古代还是现代呢?

东方的某个大银幕前,掌声响起。一个眼镜在想,我要回去写一篇博客,说一说我对外星强拆的感想;另一个眼镜在想,如果我们的国家真的完蛋了,我能不能找到一个能拍出如此电影的国家生活?又一个眼镜在想,这部电影还可以拍得更好,但如果那样拍的话,恐怕大家都要看不懂了,那么谁来为电影买单呢?

Avatar是梵文的音译,意为“化身”。在古印度婆罗门教里,凡世间种种,皆分为“法身”、“报身”与“化身”,法身是自性真如;报身是轮回因果的宿命;而化身,则是在世间的无常身份。我们现代人大都对自己的真如自性和宿命不感兴趣,而多关注我们在时空中的无常身份——面对父母我们是儿女,面对儿女我们是父母,面对弱者我们是强者,面对强者我们是弱者,面对世界我们是自我,面对自我我们是世界,面对过去我们是未来,面对未来我们是过去。。。于是,我们有了现在。

我们的现在面对过去与未来时总是很苦恼:究竟是与过去站在一起呢,还是与未来站在一起呢?过去是如此美好,快乐与痛苦褪去时间的外衣后,呈现出来的景象总是让人幸福,但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未来的侵略,它所向披靡,让快乐稍纵即逝,痛苦绵密无常。

如果我说我们只有现在呢?过去与未来是时间的假象——过去在遗忘中消逝,就像地球上的潘多拉一样,在亚特兰蒂斯之前,在童话中的战龙骑士就在你面前挥舞手中的剑的时候,在上帝未死之时。

——上帝说:未来从来未来。

本文由梅高美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不管是地球还是潘多拉

关键词:

篡改历史是没跑了(看完此类片子我已经习惯再

电影频道看的,篡改历史是没跑了(看完此类片子我已经习惯再去问下度娘了,温习或补充下历史知识,以免被误导...

详细>>

海报如果以冯子材的剪影

瑕: 1.片名。在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片名的时候,又以为是什么**科幻剧,还好搜了一下--。但也能理解这个片名的由来...

详细>>

对于地球以外的潘多拉世界

不知道IMAX的Avatar会有多少次让人在屏幕前躲燃烧弹,3D有一次。 刻意规避所有评论在看之前,只在韩寒那儿隐约扫到...

详细>>

看完阿凡达

看完阿凡达,很多人都被震住了,越专业就被震的越狠。电影居然能拍成这样?这还是电影吗? 的确,任何语言都不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