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变成了和悲剧几乎截然不同的故事

日期:2019-09-21编辑作者:影视影评

——本人其实挺少讲粗口的,这个标题,是套用了里面的台词。

前几天刚刚看了赵氏孤儿,也是名导,也是改编,也是一个悲剧故事,也是葛大爷,
也是被名导拿来,掐吧掐吧改吧改吧,就变成了和悲剧几乎截然不同的故事。
但是要依我说,陈导那个故事讲瘸了,太娘。

不是陈导的问题,而是现在整个环境,都太娘。
不是说,观感上的女性化,当然更不是说歧视女性,但是如果一个故事本来就是抽刀出鞘挥刀放血的个事儿,非得在里面左右思量来回端详,又想“人性”又想“复仇”,还想着“冲突”还得“阴谋”,那这跟当娘的教孩子一样,既怕孩子太皮没法管,还怕孩子太面被人欺。
所以说,陈导和很多试图“讲一个复杂的好故事”的导演一样,生生把个故事讲娘了。

姜文活脱脱一匹野狼,还是个正经狼王。
他不管卖相好不好看,该滚一身土就滚一身土,该喷一脸血就喷一脸血,暗夜里面开枪,他不会搞个“子弹时间”横着飞竖着飞翻身悬停,那个都是花拳绣腿,不扎实;但是他就是会搞一面大旗,挂在城头上,搞四个人,小街上来回奔马,尘土飞扬,像个冲向风车的骑士——还不是骑士,是土匪;然后,爱财的师爷,也就结结实实死在了如河如瀑白花花的上万两银元里。

爷们嘛,不就是图个痛快?
该报的仇,是断然要报的,哪怕本来只是为钱,那么拿到的钱,照样漫天里洒,挨家地扔,为的是个男人的血性。

我一直觉着,眯细眼睛是个很爷们儿的动作,尤其是微微咬着腮帮子,再夹着根烟,齐活儿了。脑子肚子里转悠的,往往不是坏水儿就是馊主意。要不然,就是难得一见的深沉的一闪即逝。既能眯细了眼睛蔫儿坏着出个馊主意,也能眯细了眼睛弹掉了烟头让老对头去“死个体面”,更能眯细了眼睛看着夕阳,但是他想到了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最后的爷们儿风范。
比抹着橄榄油的肌肉块子,比抄着大机关枪突突突突,比抽着比JJ还粗的雪茄抽出一卷绿票子点烟玩儿,比跟美女跳贴面舞顺便下了对方的枪还要揩个油,都要爷们儿得多。
这是只跪天地爹娘、该干啥干啥、兄弟有事一起抄家伙抽丫的喝起酒来一样满地找不着鞋,活生生的爷们儿范儿。
可是,现在越来越见不着了。

姜文的确有才,在于能把一个挺悲壮的绿林英雄草莽好汉的故事,说成一个充满了邪性、操蛋、调戏观众的故事,在于能把四处扬洒的雄性荷尔蒙拍得不过于俗滥和下作,在于把个片子拍得,就算有人没看懂,也能哈哈大笑地出场。
太灵了,丫太灵太坏了。
但是说到底,丫太爷们儿了。

我现在说实话很期待姜文能去拍个苏童的作品,一阳一阴,一粗犷一敏感,不过有一样,都一样地邪性。而且色彩的大胆运用、魔幻元素、宿命、场景的冲突,两人都非常漂亮。不知道有没有机会,看到这样漂亮得邪乎的东西。

PS,我真的挺喜欢豆瓣上面《让子弹飞》的“类型”的,赫然写着一个“西部”。

中国也有西部片,只不过很少。我们的汉子、爷们儿,大多如黄土地一般沉默,但是骨血里其实有着不输黄河的惊涛骇浪的澎湃力量。可惜,越来越少。

《廊桥遗梦》里面说金凯的话,我很想用在姜文身上,但是,但愿没有那么强烈的“最后”的意味:

“他是最后的牛仔之一……他说他是处于物种演变的一个分支的终端,是一个死胡同。有一次他谈到他所谓的“最后的事物”时悄声说道:“‘永不再来',高原沙漠之王曾经这样喊道,‘永不再来'。”他瞻望自己身后空无一物,他属于过时的品种。”

丫真是个爷们儿的土匪。

本文由梅高美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就变成了和悲剧几乎截然不同的故事

关键词:

这部电影就和魔兽世界一样

昨天下午看了16:50的阿凡达,虽然我之前看过官方发布出的大量视频和片花,但还是被深深震撼到了。 片名 在一无...

详细>>

篡改历史是没跑了(看完此类片子我已经习惯再

电影频道看的,篡改历史是没跑了(看完此类片子我已经习惯再去问下度娘了,温习或补充下历史知识,以免被误导...

详细>>

海报如果以冯子材的剪影

瑕: 1.片名。在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片名的时候,又以为是什么**科幻剧,还好搜了一下--。但也能理解这个片名的由来...

详细>>

不管是地球还是潘多拉

想象在艺术家的头脑中展开,化作从未发生的存在。艺术家想着想着——我要把它呈现出来。 科技真是进步神速,大...

详细>>